關于我們詳情頁

【株所風云60年?第四十三期】賀才春:十六載漫漫降噪路

來源: 作者:賀才春 時間:2019-08-19

 

賀才春

株洲所設計專家,教授級高級工程師
2001年,我獲得國家留學獎學金,赴法國圖盧茲第三大學攻讀機械工程碩士研究生,同時在圖盧茲國家應用自然科學研究所機械工程實驗室做訪問學者。
在法國的那段時間,我深切地感受到我國制造業和西方發達國家的差距,一種強烈的使命感充溢心胸。
2002年,從法國留學歸來后,株洲所時代新材向我拋來橄欖枝。那個時候,時代新材在減振領域已經取得了不錯的成績,但降噪技術和產品還是一片空白。噪聲是三大污染之一,隨著時代的進步和發展,平穩靜音、綠色環保成為人們的首選。疾速行駛和快速運轉的機車、高鐵、地鐵、電動汽車、風電產品,要實現降噪目標談何容易,但轉念一想,這不正是我的機會么?
入職的時候,時任新材總工程師楊軍對我說:要盡快組建團隊、搭建平臺,開啟降噪技術和產品的研發。看似簡單的幾個字,卻是聲學控制團隊開啟“靜以致遠”降噪技術的開端,也意味著我們開啟了一段艱難摸索、充滿挑戰的降噪之旅。
摸著石頭過河的日子
2003年,為了了解公司賴以生存的鐵路行業的降噪需求,楊軍帶領我們相繼拜訪了四方股份、唐山車輛廠等鐵路車輛主機廠,交流了解當時鐵路客車噪聲舒適性的現狀和需求。經過一年多的調研分析,我們和四方股份達成協議,共同開展客車車體降噪措施的研究。
也是從這一年開始,時代新材相繼參與了兩項國家“863”計劃項目,并在劉友梅院士的支持下,獲準聯合上海交通大學、華東理工大學,利用“中華之星”在秦沈客運專線跑線試驗的機會,展開全面的振動噪聲測試。這是一次難得的實戰機會,我們要分析出不同工況、不同車速和不同廠家車輛的振動噪聲值大小和特性,測試的工作量、技術難度以及試驗過程中的協調都面臨著巨大的考驗。
為了保證試驗順利進行,我們和上海交通大學共同組成了一個10多人的測試團隊,開啟了“白+黑”、“5+2”的作戰模式,餓了就啃幾口干糧,困了就趴在桌子上瞇一會兒,十幾天下來,團隊成員們個個瘦了一圈。但大家沒有絲毫怨言,因為通過這次大型外場測試,我們不僅獲得了我國自主研發的高速軌道列車振動噪聲的寶貴數據,還通過與當時國內唯一的振動噪聲國家重點實驗室合作,積累了豐富的經驗。
隨著公司與四方股份的合作進一步加深,我們同時開展了降噪阻尼材料和車輛降噪技術的研究。早期,我們沒有技術積累、沒有經驗、更沒有設備,材料的研發過程中狀況頻頻,走了不少彎路。我清楚的記得,在試制第一批降噪材料的時候,我們把瀝青改性工序委托給了廣東一個廠家,第一次加工沒經驗,沒能控制好溫度,導致SBS在溶脹過程中全部燒焦了。跟生產的年輕技術員自責的哭了起來,我寬慰他道,“犯了錯我們就要從中吸取教訓,只有這樣,才能走出一條正確的路。”
經過兩年多的摸索研究,我們終于成功研制出了第一代瀝青阻尼材料JS00X和橡膠阻尼材料TZR-001,并開發出環保型水性阻尼涂料TZ-01,不僅為降噪材料在四方股份的應用打下基礎,項目成果還分別通過了中國南車和湖南省科技成果鑒定,居國際先進水平。
國產化進程中的考驗
基于前期的技術積累和項目合作,在高速動車組引進消化的初期,四方股份車體研發團隊找到我們,希望我們能同步開發降噪材料。這是時代新材接到的第一份批量用于動車組的降噪材料大單,公司上下振奮不已!而作為項目負責人的我,欣喜之余也倍感壓力,一是訂單要求交貨時間緊,但當時公司還沒有完整的生產線;二是作為動車組上首批國產化的產品,對產品質量的要求一定十分苛刻。
但有壓力才有動力!為了確保產品按時交付,楊軍親自掛帥,項目組上下團結一心、全力以赴。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產品順利交付,當時四方股份動車組車體零部件采購主管說道,“如果所有的供應商都能像你們這樣如期如量地交貨,那我們的采購工作就會輕松很多!”
本以為終于可以松口氣了,而好事多磨,材料的安裝過程卻出現了問題。降噪隔音材料在安裝過程中出現了粘接不牢和大面積鼓泡,這在技術上是不允許的。安裝師傅和工藝人員做了分析和調整,但鼓泡現象還是無法消除。當時,鐵道部驗收室的同志嚴肅的說:“如果這個問題你們不解決,我就把產品全部撤掉!”。
得知這個情況的時候正值國慶假期,我們立即恢復工作狀態,當機立斷,兵分三路尋求解決辦法。因為缺少相關經驗,我們并不清楚出現鼓泡的原因,無法即刻采取有效的措施,同時,我們也特別擔心產品質量問題影響裝車使用,影響動車組降噪材料產品的國產化進程,項目組所面臨的巨大壓力可想而知。
負責工藝的羅屹科第一時間趕到裝車現場,詳細詢問安裝情況,了解工藝參數,將信息第一時間反饋給項目組;負責材料配方和生產的譚亮紅組織起材料與膠粘劑相容性的分析和粘結試驗;而我作為項目負責人更是急上加急,除了隨時跟進項目進展,我還主動聯系了許多國內知名粘結劑專家,采用了不同類型的膠粘劑進行試驗。經過大量的粘結試驗,我們終于摸索出了粘結工藝,找到了合適膠種,成功地解決了鼓泡問題,為降噪材料真正實現工程應用掃清了最后的障礙。
時光荏苒,16年過去了,我見證了株洲所降噪技術和降噪材料的起步和發展。雖然對于年銷售額超過300億元的株洲所來說,降噪技術產業顯得非常渺小,但眼看著我們的降噪試驗分析和研發生產能力不斷增強,逐步滲透在軌道交通、汽車、民用電器等各個領域,我的內心是無比驕傲的,這就是我們希望實現減振加降噪“兩條腿走路”的初衷。未來,我們也會緊跟時代發展的步伐,以更好的技術推動降噪產業的發展,為社會、為客戶創造更加安靜、舒適、可靠的運動空間!

贵州快三的开奖结果